>>成果库

荆州历史文化资源开发与利用研究

来源: 未知 作者: 汪存锋 朱 丹 陈 欢 时间: 2015-11-13 10:03

     2012年8月,湖北省旅游局与荆州市政府签订旅游产业发展合作协议。会上,荆州市委书记李新华同志指出,“文化壮腰”就要先把文化产业发展起来,而旅游业作为“文化壮腰”的引爆点,见效最快。同时,若没有旅游产业的良好发展,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就是历史包袱。可见,利用荆州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促进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将本地深厚的文化旅游资源优势变成经济优势将是荆州市历史文化资源开发和利用的重点。

  一、荆州历史文化资源的特点

  将荆州历史文化资源转化成本地的经济优势,提高人们生活水平和综合素质,反哺文化资源的保护,了解荆州历史文化资源的特点是本研究的第一步。作为国务院第一批公布的24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荆州拥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历史遗迹遍布、名胜古迹众多,文化旅游资源十分丰富,具有十分重要的旅游产业价值。荆州历史文化资源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历史古城闻名天下

  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AAAA级风景名胜区,荆州城墙是目前我国南方保存最完整的古城墙,被称为“南国完璧”。它享誉海内外,其宏伟的蜿蜒英姿、精湛的建筑技艺令世人折服。

  古城东西长5.75公里,南北宽1.2公里,面积4.5平方公里,高9米,厚度10米,周长10.5公里。整座古城盘旋于湖光水色之中,依地势而起伏,顺湖池而迂回,蜿蜒伸长,状若游龙,巍然而不失俊秀。古城为三城组合式结构,城外为水城(护城河),中间为砖城,墙内为土城,三城相依环抱,体现了古代修建城墙的军事防御功能。早在2800多年前的周厉王时期,荆州城墙就开始出现。到三国时期,关羽镇守荆州时又继续修建改良,当时只有土城。现存的砖砌城墙是在周厉王、三国关羽修建的原土城基础上历经五代、宋、明、清堆垒叠压而成,墙体用特制青砖加石灰糯米浆砌筑。在最后一次清顺治三年(公元1646年)重建后,荆州古城墙又历经300多年依然保存完好,可以说,条石与糯米浆修筑的墙脚和青砖石灰糯米浆砌筑的墙体保证了城墙的坚固性,历经风风雨雨依然如初,“铁打荆州”因此得名。现今,在东门城楼还可以看到记载着操办城砖官府、官员等内容的文字砖。

  古城墙保留荆州古城原始风貌,固着了荆州人民的历史记忆。它历经沧桑,饱受风雨,依然在倔强中传承着人类文明,从历史穿越到现代,在现代文明的一角保持着我们祖先的风骨。它是今人从现代文明追寻历史气息的窗口,也是古人留给今人的宝贵记忆和审美财富。古城墙作为古代军事防御主要设施吸引着数不清的游客前来一观风姿,也凝聚了我们对民族文化气质的向往之心。

  春秋战国时期“五霸”之一的楚国在其存在的800多年中,在荆州建都达411年之久。唐代时荆州称为“南都”,与长安南北呼应。楚国在这里发展出以“惊采艳绝,阴柔浪漫”为特征堪比古希腊文化的“楚文化”。难怪国学巨匠季羡林先生会认为“中国古代历史应该重写”就是认为“楚文化至少应当与中原文化并驾齐驱”,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楚文化的灿烂无媲。楚文化最具代表性的六种表现形式分别是:青铜冶铸工艺,丝织工艺和刺绣工艺,漆工艺,老庄文化,屈(原)宋(玉)楚辞风尚和音乐美术等艺术。[1]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青铜工艺出现在楚国,最早的丝绸出自楚墓,楚漆器工艺在先秦首屈一指,世界上第一部数学巨著——《算术书》出在楚国,楚国还是屈宋楚辞和编钟音乐等文学艺术的代名词。可以说,荆州作为楚国时间最长的都城所在地,积聚了楚文化的精髓,几乎囊括了周代文化所有的精华。这些精华在下文所述的文物古迹中还会再次得到验证。

  (二)民族精神影响深远

  一部《三国演义》,不仅塑造着我国的民族精神,也带给我们审美享受。正所谓“唐朝的力,三国的计”,三国时期以卓绝的智慧成为我们历史朝代长河中耀眼一环。诸葛孔明在《隆中对》中曾写道: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乃用武之国也。可见,诸葛孔明早就将三国刘备为核心的故事定格在荆州。《三国演义》120回中有72回写荆州,桃园三结义的三兄弟建功立业的历史事件是以荆州为主要根据地展开,借荆州、袭荆州、失荆州等历史故事加深了荆州的历史厚重感。而三国时期三大战役中的赤壁与夷陵之战都关系到荆州归属问题。正是“闻听三国事,每欲到荆州”。经过诸多战事,历史遗迹也随处可见,关公跑马泉,阅马场,刮骨疗毒处,放曹坡等遗迹都再现了当年豪杰们的英雄气概。我国著名诗人杜甫在《公安县怀古》中就抒发了对三国故事的深切感慨:“野旷吕蒙营,江深刘备城。寒天催日短,风浪与云平。洒落君臣契,飞腾战伐名。维舟倚前浦,长啸一含情。”

  镇守荆州达十年之久的三国核心人物关羽诚信忠义的品德为世人尊崇,成为我们民族精神重要组成部分。荆州作为关羽文化孕育之地,是关羽文化真正的故乡,凝结了关公忠义武勇品德的精髓,而义薄云天的关公也成为荆州的一张文化名片。

  说到民族精神的化身,春秋战国中楚国的屈原是当之无愧的杰出代表。屈原用诗歌表达对国家的忧虑,用行动抒发对人祸的愤恨,“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爱国情操对后世影响深远。而这位爱国诗人的《楚辞》、《离骚》等千古绝唱也正是他任“左徒”、“三闾大夫”等职务于荆州时所作。后世文人墨客都尊敬和敬仰这位爱国先驱,纷纷作诗填词传唱他,其中崔涂的《屈原庙》最有代表性:“馋胜祸难防,沉冤信可伤。本图安楚国,不是怨怀王。庙古碑无字,洲晴蕙有香。独醒人商笑,谁与奠椒浆?”

  这些曾经驻足于荆州的民族精英们用他们的不朽品质塑造着我们中华民族精神,影响至今,已经融入进我们中华民族优良品格中。

  (三)文物古迹无价之宝

  作为楚国故都,荆州文物主要以楚国王公贵族的墓葬和陪葬品为主。城四周古墓葬星罗棋布,仅封土堆的古墓葬达900余座,楚庄王、康王等18代楚王及明代11座藩王墓葬于此,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熊家冢。熊家冢现处于初挖阶段,主冢和副冢尚未动土,仅出土了车马坑,其中就出现当时只有周天子才能拥有的“天子驾六”,且保存完好。因此,有“北有兵马俑,南有熊家冢”之说。

  荆州共发掘近500座封中、小型秦墓,出土了大量秦简,被称为“地下书库”,为研究春秋战国和秦代时期的楚文化提供珍贵的文字资料。从1975年到1993年期间,共挖掘汉墓200余座,出土许多珍贵的陶铜器、漆木器、玉器、丝绸和汉简等文物。漆木器则是楚国文化的最独特代表,使荆州的脱漆技术走在世界前列。

  荆州博物馆是一座综合性博物馆,占地4.8万平米,现馆藏文物达10万余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和稀世珍品2000余件。荆州博物馆藏有1975年在楚故都纪南城内出土的一具西汉男尸。该男尸埋藏于地下多达2000年之久,早于长沙马王堆汉墓女尸,更让人惊叹的是该男尸不仅没有腐烂,而且刚出土时犹如沉睡活人,是一具比干尸更有考古价值的湿尸。另外,该馆内珍藏有楚墓出土的编钟、石磬等楚国乐器,并再现了当年乐器齐奏楚乐的场景,既音色美妙,令人流连,又让人重温屈原做楚辞的风骨。既展示了楚文化的博大精神,又给人以余音不绝的精神美感。1994年经国家文物局专家评选,荆州市博物馆荣获全国地级市“十佳博物馆之首”的美誉,而后多次获得全国地市级“十佳博物馆”称号。

  二、荆州历史文化资源开发利用中存在的困境

  荆州在历史文化资源上得天独厚,享誉盛名,一说起荆州人人至少能够想到三国刘备、关羽的“借荆州”、“失荆州”等历史故事,但真正来过荆州一睹风采的却是为数不多,正可谓是“久闻荆州却不到荆州”。究其原因,有荆州历史文化资源自身原因,也有将历史文化资源转化为旅游产业过程中的外在原因。

  (一)历史文物资源分布分散

  自然景观资源具有连续性和整体性特点,提供天然的观光平台,而由历史文化资源转化的旅游景点则带有明显的人为整合特点。正如“西安曲江大雁塔·大唐芙蓉园”旅游景点就带有明显的人为打造痕迹,而桂林的自然风光则更直观。荆州历史遗址多,分布广,由此形成的文化精神也有待挖掘和整合。它作为三国刘备政权的根据地,关公跑马泉,放曹坡等遗迹多不胜数,但是难以集中。作为楚国故都,荆州拥有大量的楚国文物,存放于博物馆,但是另有纪南城、章华寺、熊家冢车马坑却只能就地开发旅游,与博物馆难以衔接。荆州人杰地灵,盛产名人,由此产生的名人故居和祠堂文化如张居正故居、三公庙、关羽祠、屈原像等也分散各地,难以统一。

  此外,历史文物既丰富又分散的特点造成了旅游产业主题不明显的缺陷。西安以兵马俑闻名天下,桂林以自然风光令人折服,而荆州也一直占据着历史文化资源优势,但资源本身多且杂,反而显得主题不突出,需要人力引导和打造。

  (二)资金存在瓶颈

  旅游产业投资大,涉及面广,回报时间长,需要足够的资金支持和宽广的融资渠道,而以历史文化资源为基础的旅游业较之以自然风光为重点的旅游投入更大。历史文化资源的挖掘、打造和整合既需要大量资金支持还要优秀人才支撑。文物价值需要大量专家进行鉴定、古迹亟待学者进行解读,历史文化资源的隐形资金投入大。历史文化产业属于以向人们提供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为特点的第三产业,其行业性质决定了文化产业的从业人员必须具备较高的文化素质和专业素养,才能为人们提供高素质的服务。[2]但是,旅游业本身属于高风险业,而历史文化旅游更是回报时间长,金融机构不愿意大量融资,导致资金短缺问题只能通过其他非正式的融资渠道进行融资来解决。另外,荆州投资主要以政府和民间小资金投资为主,缺乏外资和大型资本的投入,资金瓶颈问题较为突出。

  可见,荆州将历史文化资源转化为旅游产业必须要解决资金问题,只有资金充足才能从规划到落实各个环节顺利实现从历史文化资源到旅游产业的转化。

  (三)产业结构有待完善

  以历史文化为主题的旅游产业较之自然景观旅游有较大差别,其开发难度大,前期准备时间长以及回报周期长,但一旦形成旅游凝聚力,则容易深入人心,成为一代代人的旅游追寻地。因此,培育历史文化旅游产业在前期需要更为科学的开发、管理体制。荆州在开发和管理旅游产业上存在一些不足。首先,资源开发没有向纵深和整合方向发展,产品结构单一。荆州旅游产品只是借用传统自然景观静态展示为主,游客欣赏方式也主要是游览,产品较为老化,内容单调,游客与景点没有互动,难以体现荆州特色,降低了游客对荆州景区的评价。以历史文化旅游为特色,开展多样化的古战场、古生活和古娱乐的旅游服务,让游客在参与古代生活中体会到深层次的古代文化是荆州历史文化资源开发重点。其次,基础设施、配套设施缺乏是产业结构不合理的另一表现。大部分景区景点的交通、通讯、停车场等基础设施建设比较滞后,不配套、不相适应问题十分突出。专用旅游线路和大型停车活动场所缺乏,景区景点周围环境较差,没有形成为景区景点服务的旅游环境,造成了景区可进入性差的问题。如有的景区景点入口标志、标牌和旅游线路图设置不规范甚至缺乏相应标志,既影响城市的旅游气氛,也难以留住游客。配套的住宿、餐饮、购物、游览等服务项目比较缺乏,景区景点附近既没有统一规范的住宿地带,也缺少荆州特色小吃餐饮服务,购物更是无从谈起,与我国比较成熟的老牌旅游景区形成鲜明对比。

  (四)文化产业辐射力不够

  荆州历史文化产业尚未形成足够的辐射力。文化产业辐射力主要指文化产业不仅吸引全国各地游客来本地旅游,而且使以周边为目的地的游客也愿意前往本地游览。首先来看荆州本地的游客客流量情况。从2003年开始,全市接待国内外游客人数和旅游收入总数呈下降趋势。以荆州博物馆和东门景区两大招牌景区为例。2004年,荆州博物馆共接待游客10万人次,门票收入250万元,而2002年却接待有17万人次,客源量下滑明显;2004年东门景区接待游客11万人次,门票收入101万元,与2002年的14万人次、141.5万元也有很大差距。

  其次,从荆州文化产业辐射力来看,荆州旅游产业不仅没有辐射到其他地区,反而是武汉、宜昌地区的游客由旅游客车送来在东门城墙或博物馆游览几个小时后再由客车送回。荆州的两大主要景点只能获取门票收入(荆州博物馆免费),根本没有能力带动餐饮、购物、住宿等产业,收益率极低。可以说,荆州不但没有形成核心景区辐射其他地区,反而成为周边景区的“卫星城”,为其提供景点资源。只有彻底改变荆州旅游景区现状,才能实现历史文化资源转向文化旅游产业、拉动经济的作用。

  三、突破困境,加强对历史文化资源的开发与利用

  目前,充分利用荆州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培育旅游产业,推动文化与旅游产业融合发展,打造全国乃至国际知名文化旅游目的地,可以从以下方面着手。

  (一)调整产业结构,改善管理体制与经营方式

  在历史文化资源转为文化旅游产业上我国有许多其他景区的成功经验值得借鉴。湖南凤凰和江苏周庄均以古城和文化名城著称,其开发打造的成功经验为荆州提供思路。荆州可以在确立“楚国故都,三国名城”旅游形象主题基础上重点发展楚文化和三国文化。打造荆州主区“三大旅游区”,指发展遗址保护区,让“北有兵马俑,南有熊家冢”深入人心,和海子湖生态文化旅游区以及荆州古城旅游区。文化局、文物局和旅游局等多个政府部门加强沟通协调,整合文化资源,共同推进荆州城区文化旅游统一管理体制的建立和完善。积极建设熊家冢、纪南城和荆州古城三大文化旅游核心景区,支持国内外具有成功运营旅游模式经验的投资公司进驻荆州,在保护资源的基础上充分开发利用,联合开发建设海子湖新区,推动荆州文化产业发展。鄂西生态旅游投资公司正式与荆州签署协议,启动荆州关公文化园项目,将荆州打造成中华美德之城、全球关公朝觐之地,以此带动荆州文化壮腰、实现打造世界知名旅游目的地的目标。

  (二)注重前期投资和规划,大力引进外资

  突破旅游产业转化过程中的资金瓶颈主要依靠创新资金投入机制,扩大资金引入方式,多渠道融入资金。首先,发挥主管部门的优势和积极性,重视对文物、古迹的保护和利用,积极争取向国家、省有关部门争取项目和资金投入。其次,重视引入大型旅游投资和开发公司,如引进拥有“西安曲江大雁塔·大唐芙蓉园”国家5A级景区的西安曲江文化集团对荆州古城文化资源进行整体开发,既实现了开发的整体性和创新性,又能解决小型公司零散开发带来的资金局限问题。再次,建立旅游发展专项资金,抓住新农村和乡村公路建设的机遇,加强基础建设,保护农村和郊区环境,逐步推进环境改善。

  (三)挖掘历史文化内涵,创新主题旅游增长点

  荆州以历史文化资源为背景发展旅游产业,其优势和核心竞争力就在于文化内涵和民族精神,只有充分挖掘历史文化内涵,创新旅游主题,才能打响荆州名片。

  首先,荆州需要集中力量围绕“楚国故都”和“三国名城”挖掘文化内涵,以楚国文化和关公精神为突破口,重点打造两项精品名牌,从而提升荆州旅游文化品味和整体形象。其次,创新旅游形式,加强游客参与性,提高游客对荆州文化认识。如在熊家冢挖掘的同时可以规划出春秋战国时代楚国生活区,设置骑马、射箭和日常生活体验设施,同时配以讲解员,当游客在观赏熊家冢车马坑布阵后亲自体验楚国生活和战事,加深游客对荆州深厚历史感的认同,享受历史文化旅游带来的精神洗礼。此外,借鉴恭王府旅游模式,将屈原爱国精神、张居正治国理念等等文化精髓都以故事形式呈现,提高荆州旅游趣味性,在享受乐趣的同时接受古代名人品格熏陶。

  再次,注重弘扬文化传统和民族精神。以三国为主题的旅游重点在于感受三国时期人们的智慧和关公忠义精神,传播文化思想。可以借助“关公文化”将荆州打造成“忠、义、诚信”教育基地,通过讲解荆州三国战事再现名著的精彩片段,吸引各地渴望了解三国智慧的游客。

  (四)改善荆州软硬件设施

  荆州旅游软硬件设施建设关系到游客对荆州景区的整体印象,也是口碑能否建立的关键。作为旅游产业的支撑,设施主要指软件和硬件设施。软件设施是看不见的内在素质,包括景区景点文化内涵的挖掘程度、讲解员和荆州市民的素质以及荆州的文化旅游氛围等;硬件设施主要指具体的实物设施,包括道路、停车场、旅游指示牌等基础设施和餐饮、住宿、购物等旅游服务设施等。

  在软件设施上,荆州首先要改善自然环境,加强环境保护宣传,提高市民环保意识,同时也要规范游客旅游行为,建立文明出游意识,做到旅游文明两不误。其次要加强旅游人文环境建设。组织多种形式的文化宣传活动,开展文化知识大赛,培养市民主人翁意识,树立“我为荆州旅游争光,荆州旅游为我服务”意识,切实提高市民历史文化修养,让人们将市内旅游产业看成是提高人们生活水平的保障。最后,采取多种形式开展对外宣传。制作荆州古城风光、楚文化和“三国时代争荆州”的专题光盘以及旅游画册,充分利用报刊杂志、铁路传媒等媒体全方位地开展宣传活动,进一步扩大荆州对外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在硬件设施上,荆州以大力建设基础设施和旅游服务设施为重点,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开展。第一,城市风貌建设。良好而有特色的城市风貌往往会给游客留下深刻印象。荆州应从城市绿化、路面整理和改造城中村等方面改变城市整体风貌。第二,改善旅游服务设施。停车场、景点指示牌、娱乐设备等服务设施要及时维修和完善,为旅游创造更好的条件。第三,提高旅游接宿能力。要发展旅游产业,带动整个荆州经济,仅靠门票收入难以实现,必须建立以旅游为中心的多层级服务。规范荆州餐饮业,提高特色饮食质量;改善住宿卫生条件,形成住宿规模经营;在景区景点附近设立荆州特色特产市场,刺激相关消费。

  [1] 杨天浩:“浅析荆州市旅游业发展的优势与劣势因素”,内蒙古师范大学2011年学年论文。

  [2] 黄辉:“荆州历史文化资源转化为文化产业的路径分析”,载《华北水利水电学院学报(社科版)》2010年第4期。

主办单位:荆州市社会科学联合会 湖北省社会科学院荆州分院 技术支持:楚网 联系方式:0716-8845678

鄂ICP备15017840号

鄂公网安备 42100202000082号